李迅雷:特朗普难让美国制造业再崛起

 师资体系     |      2021-10-01 04:30
本文摘要:中美固定资产投资规模较为2016年国内可行性核算的经济数据发布了,GDP增长速度为6.7%,固定资产投资增长速度回升至8.8%,全国固定资产投资(不不含农户)596501亿元,相似60万亿,按6.83:1折算美元计算出来,为8.73万亿美元。美国2014年和2015年的固定资产投资规模分别为3.48万亿和3.67万亿美元,这意味著中国固定资产投资规模多达美国1.3倍左右。

外围买球APP下载

中美固定资产投资规模较为2016年国内可行性核算的经济数据发布了,GDP增长速度为6.7%,固定资产投资增长速度回升至8.8%,全国固定资产投资(不不含农户)596501亿元,相似60万亿,按6.83:1折算美元计算出来,为8.73万亿美元。美国2014年和2015年的固定资产投资规模分别为3.48万亿和3.67万亿美元,这意味著中国固定资产投资规模多达美国1.3倍左右。此外,中国固定资产投资额占到GDP比重呈现出大大下降趋势,从90年代初的20%,提升至2016年的80%。

从右图可见,GDP增长速度在大大回升,而固定资产投资/GDP却在大大下降,解释中国经济对投资的依赖度更加低,但投入产出比在大大上升。中国固定资产投资占到GDP比重大大下降数据来源:国家统计局反观美国的固定资产投资变化图,找到其固定资产投资占到GDP的比例只有20%左右,与中国构成独特鲜明。

有一点注目的是,美国政府部门的投资占到整个固定资产投资长年保持在20%左右,故80%是非政府投资。2016年中国政府及国企的投资额占到固定资产投资总额的比重约39%,大约为美国政府投资占比的两倍,解释一个是大政府小市场,另一个是小政府大市场, 前者对经济话语权远大于后者。联邦政府投资能力严重不足GDP一个百分点如前所述,美国的固定资产投资占到GDP比重只有20%,政府投资占到固定资产投资又只有20%,即政府固定资产投资占到GDP比重只有4%,这4%中不仅还包括联邦政府无法介入的州政府投资占到比,还包括防务性投资开支,只剩的才是联邦政府非防务性支出部分。

美国政府固定资产投资占到比数据来源:美国经济研究局(全部数据皆所取五年均值)那么,非防务性投资开支到底有多少呢?从美国政府的固定资产投资结构看,联邦政府的占比约是45%,在联邦政府的投资中,非防务投资的占比大体也是45%,由此,非防务投资占到政府总投资的比例约为20%。这意味著联邦政府确实可以用作大兴土木的投资资金占到GDP比重只有0.8%(三个20%相加),约为1500亿美元,相等于1万亿人民币的水平,这才是特朗普可以操纵的投资规模。反观2016年中国的固定资产投资,政府及国企的投资规模就超过23万亿,感叹不出一个数量级,解释联邦政府可以支配的财力非常严重不足。特朗普能否谋求到充足的民间投资?既然政府的财力十分受限,即便要削减军费开支,也只是杯水车薪。

因为固定资产投资中,联邦政府的防务性投资占比也只有GDP的1.2%,唯有希望民间投资来夹住固定资产投资规模的快速增长。因此,他想减少企业税率来更有海外投资的企业转往美国,最近,早已有日本的软银、台湾的富士康等打算投资美国,这指出特朗普新政对海外资金有一定的吸引力。

不过,经济是一个整体,增税不会造成政府财政收入的增加,实施贸易维护不会造成通胀,即所谓按下葫芦沉瓢,更何况棋不是一个人下的,中国也不会有对策。如最近国务院实施了《关于不断扩大对外开放大力利用外资若干措施的通报》,显著是为应付美国希望投资转往政策的。但比起经济发展趋势,政策的力量十分受限。2015年美国第一和第二产业合计增加值占到比GDP已严重不足20%,尽管这两年来美国政府在政策上大大反对“再行工业化”,但第二产业增加值占到GDP的比重却不升反降,这实质上就是市场自由选择的结果。

因为美国早已过了城市化发展阶段,第三产业占到比更加大,要更有民间投资,首先要让企业家有利可图,但美国的一般制造业的优势早就消失,故无论是降税还是其他手段来前进再行工业化,都很难构建制造业新的兴起的目标。美国一二产业增加值占到GDP严重不足20%数据来源:美国经济研究局(BEA)上图指出,美国金融、房地产在第三产业的占比分别是9%、16%,皆呈现出下降势头,这也许正是全球资金涌进美国的反映, 同时也是美国的第三产业竞争力强劲的反映,如中国民间资本流向美国的主要目的是投资房地产而非制造业,是流向美国的资本市场而非实体经济。忘记八年前奥巴马被选为总统的时候,明确提出任期奋斗目标:Change!但这八年来,美国转变了吗?社会结构更加变形,贫富差距更大,想要转变的不仅没转变,反而好转。

世界经济格局就是此消彼长过程:日本衰败不仅因为人口老龄化,还有中国制造业兴起的因素,如中国代替日本,沦为美国仅次于的贸易顺差国;但美国依旧能沦为全球的龙头,不是因为它的制造业如何领先,而是因为它的第三产业高度发达,科技、教育、文化、军事等行业仍然全球领先。又如,印度要想要确实兴起,制造业必需要与中国有一拼成,如今显然还相距甚远。

中国呢?在制造业兴旺的表象后面另有许多问题,如债务快速增长过慢,资产泡沫非常明显:中国金融业增加值占到GDP比重超过8.3%,而美国只有7.2%,故GDP快速增长的背后是经济的脱实向虚。问题大家都是告诉的,但要解决问题却很难,具有这么强劲政府力量的中国尚且如此,更何况三权分立的美国了。


本文关键词:外围买球,李迅雷,李,迅雷,特朗,普难,让,美国,制造业,再

本文来源:外围买球-www.weitengmould.com